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信息详细
北京《吉他爱好者》杂志采访著名吉他演奏家陈剑波
信息来源:本站 作者:admin 更新日期:2014-3-6 21:18:24

   陈剑波老师,中国著名吉他演奏家、音乐教育家,中共党员。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(在拥有几百万吉他爱好者的中国吉他界,目前仅有5人是国家级音乐家,陈剑波是最年轻的一个),中国音乐家协会吉它学会副理事长(全国仅6人,陈剑波也是最年轻的一个)、专家会员,中国演出家协会理事,福建省音乐家协会理事,中国吉它专业委员会等级认证评委,中国轻音乐学会会员、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,中华教育艺术研究会理事,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会员,中国录音师协会会员,中国吉他学会《吉它》杂志编委,福州名星艺术团(福建省文化厅直管文艺表演团体)团长、福州陈剑波吉他艺术中心艺术总监。

 

    他先后担任过上海《吉他之友》联谊会理事,上海音乐出版社《吉他之友》杂志编委,《中国吉他》杂志编委,福州市青少年培训中心文艺部主任,福州市青年音乐厅首任总经理,福州市青年艺术团团长,福建省明星艺术团团长,福建省明星歌舞剧院院长。其间他应邀在福州大学、福建师范大学、福建农林大学等30多所大中专院校多次举办了共100多场吉他音乐会、讲座及开办培训班。16年来,培训吉他学生逾万人,为丰富大中专校园文化及普及吉他艺术做了较大的贡献。2000年由他策划举办的全国吉他夏令营(上海音乐出版社主办,营地福州,参营人数达600多人)享誉国内外乐坛。他多次担任全国吉他比赛评委及省市电视台各种艺术比赛评委。近年来出版了《古典吉他名曲精选》、《吉他弹唱即兴伴奏教程》、《电吉他演奏秘诀》、《电贝司基础教程》、《少儿吉他弹教程》等10多本音乐书籍及CD、VCD、DVD。荣入《中国音乐家辞典》、《中国音乐家名录》、《福建省文艺家辞典》、《中外吉他名人录》、《中国吉他杰出人物选》、上海音乐出版社《吉他之友》杂志第39期封面人物、北京风华艺校《吉他爱好者》第19期封面人物,并被权威机构评为《中华教育成功人士》,中国十大吉他演奏家之一。

 

     

问:最近在忙什么呢?

陈:最近在组织一些吉他方面的活动,还有写一些吉他方面的书。明年会有一些新的书籍与音像制品和大家见面。

 

问:怎么看待现在的吉他教育?

陈:我长期都在全国各地走来走去的,我觉得现在的吉他教育比过去的八九十年代来进步了很多。因为现在有很多人在专门从事吉他教育的工作。但是总体来讲,我还是感觉比较乱。很多老师从经济效益方面考虑的比较多,在从事教学的研究上来说还不够,要想吉他事业有所发展,大家还是要多投入一些精力在教学研究上和技术研究上面,这样才能把更好的技术传授给下一代人,这样整个中国的吉他水平就会有所提高。

 

问:怎么看待音乐的整体市场呢?

陈:现在这个市场目前不是非常的乐观,因为传统的书籍、CD、VCD、DVD已深受冲击,特别是流行音乐,从传播的角度来说,现在当然比过去更广阔了,但是从研究音乐或者做音乐的人,包括一些歌星,他们从某方面来说不是很乐观,互联网的崛起让他们面临很大的考验,现在很多人都选择了从网络的免费资源上来获取这些信息,爱好者是真正受益了。

 

问:现在的图书市场会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吗?

陈:影响肯定是有的,但只要大家精诚团结,用心做事,难关肯定是可以过去的。在现阶段大家更应该出精品、打品牌才能迎接更大的挑战。吉他图书方面,我觉得风华做的非常好,整个一系列教材的开发,还有引进国外原版的图书,因为这些很正规的教材走入市场后,会给人一个正确的导向。现在市场有点乱,很多出版商不顾购买教材的学生学习的结果,光从自己的经济效益出发,就是找几个人乱印书,别人出什么东西他们也跟着模仿,不管别人的知识产权,他们有点唯利是图,没有按规矩来做事情,特别乱,他们出的一些书,不单是从经济效益和知识产权出发,最主要的是他们***害了一大批人,很多爱好者都买到了他们的书,而去买他们书的人一般是初学者,那些初学者并没有很强的辨别能力,他们不会辨别哪些东西是对的,哪些东西是错的,他们觉得书是非常神圣的,书上的内容都是非常好的东西,他们认为按照书上的东西是不会错的,所以说这样的图书就很容易***害一大批人。我觉得风华在音乐图书出版上是非常好的,但我也希望中国更多出版音乐书籍的人,一定要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,因为一本书不仅仅是影响一代人,甚至可以影响好几代人,好的书是这样,坏的书也是这样。所以大家要有一个这样的责任心,你要对得起社会,对得起每个人。

 

问:您在很多大学做过演出与培训, 您是怎么看待校园吉他的发展呢?

陈:大学校园吉他的发展较之八九十年代,它的发展是差了一些。我是从八十年代走过来的,九十年代初期我就开始在大学里面办培训班,最多的时候一年是几十个培训班,在大学里面培训,有非常多的学生。那时候的学生业余生活相对比较贫乏,因为那时候除了看电影,就没有其他更大的娱乐方式。不像现在可以去网吧,去酒吧,或者自己上网,而且现在的手机,也给他们带来很多乐趣,又能游戏,又能视频,又能看电影,所以说,喜欢吉他的人不如以前多了也是很正常的,社会的进步嘛,整个社会比过去要多元化多了,人们的业余生活也多元化了,现在喜欢吉他的人,比起八九十年代来,相对会少了一些,但是这不是坏事,大浪淘沙,在这种大前景下,现在能出来玩吉他的人,会比过去的人玩的更认真,而且现在的学生很幸福,因为现在的媒体和资讯,包括乐器的制作,都比过去进步了很多,我们那个七十年代,八十年代弹吉他的人,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一把好的吉他,更不可能找到一本好的教材,当时还没有复印这个概念,全是抄的,所以说现在的人太幸福了。需要什么资源到网站上去找就可以了,买吉他的话,现在几百元就可以买一把质量非常不错的琴,而且现在老师的水平也提高了,老师听的东西见的东西也多了,学习的东西也多了,所以说现在的大学生是非常幸福的。他们现在如果喜欢弹吉他的话,一下子就可以拥有最好的资源。我们去年组织了一次大学生吉他比赛,我发现很多大学生吉他弹的都特别好,比我们过去的同年龄段的人要弹的好的多了。这是非常可喜的一方面,现在可能玩吉他的人少了,但是玩的人比过去精了。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

 

问:谈谈您对电视讲座的看法吧。

陈:我下一步也准备做这些。视频到目前来讲,它是最好的一种传播手段,它是一种声音和图像结合的传播方式,互联网上大部份属于免费的资源。为什么我一直迟迟没有把这个视频展示给大家呢?因为我们得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,我们展示的时候要正确引导他们。我非常严格要求自己,不能误导人家,要做出一流的东西出来,因为这个比书更直观了,如果在视频上面教错了,你就会影响到全国,那就会有更多的人跟着你一起去弹错了。其实视频是一种最好的传播手段,好的视频也可以考虑适当收费,所以可能会采取会员制。因为艺术家们也做出了一些劳动,他们必须要有所回报,但是现在有的人也是瞎弹一通,然后就把视频发到网站上面,我觉得这是不负责的行为,如果要搞视频的话,我认为一定要认真,一定要负责任,把那些精彩的东西传播给爱好者,包括我自己,我肯定也是非常严格的要求我自己,把正确的方法和正确的理念传播给爱好者,绝对不能误导一个人,我觉得视频是未来的一个趋势,因为现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,包括3G手机的发展,都会促进视频的发展,视频的发展空间是无限的。

 

问:你有很多头衔,参加过很多关于吉他方面的协会,这些协会对吉他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吗?

陈:我是参加了很多协会,协会是一种团体,也是一种组织。如果一个协会的成立,它最重要的就是组织功能,它可以把很多喜欢吉他的人和很多专家组织起来成为一个组织机构,然后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,比如说音乐会、讲座、艺术节、比赛等等,这样的活动是非常好的,它能够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,我也很荣幸被很多协会邀请加入,我也乐于加入这样的协会。第一可以广交朋友,第二可以扩大视野,可以了解到很多东西,包括老师们在做什么,学生们在做什么,专家们在做什么,领导们在做什么,咱们国家的政策是什么样的,所以加入这样的团队也好,团体也好,组织也好,我认为能够促进大家的沟通,也能促进吉他艺术的发展。但是也有一些组织成立了以后,它没有作为,成立了一年也没有办什么活动,没有办一些有益于学习的学习班或者音乐会,或者一些交流比赛,这种组织我们叫做不称职的协会,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去参加,而我参加的很多协会都是比较正规的,都是比较有说服力的,很多协会不是你想参加就能参加的,它是有层层的把关,要达到很多的条件,你才能够加入进去,当然那也是一种荣誉,对我们从事音乐工作的人来讲它是一种荣誉。从事音乐工作的人也好,或者从事其他行业的人也好,他们都有很多的头衔,当然这种头衔不是用来炫耀的,这种头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国家和社会,还有这个行业对艺术家工作的肯定,所以说我觉得有这种机会,或者有这种能力,大家也可以多参加几个这样的组织。

 

问:您觉得考级对一个职业乐手来说作用大吗?

陈:我觉得作用不大。目前考级是比较流行的,它不是一件坏事,但也不是一件好事。不要认为考了很高的级别,就可以走遍天下了。并不是这样的,我的理解是参加考级的好处就是对自我的一个鉴定,我学习到某一个阶段了,然后我通过考级的曲子来验证一下我是否达到了这个水平,但是现在好多人是为了考级而考级,这就不对了,如果光是为了考级而考级的话,你为了考10级,你就拼命的练10级的曲子,那曲子是被你弹下来了,你10级就过了,当你弹3级的曲子的时候,你还不一定会弹。我有一个朋友的小孩考钢琴考级,10级他考过了,他的爸爸妈妈都很高兴,还搞了一桌酒席,庆祝一下,我有幸做他们庆祝的嘉宾,后来我就挑了一首3级的曲子,我问他能不能弹一下3级的曲子,小孩说没练过,结果那个小孩就是弹不下来,这不是单一的现象,太多了,我认为大部分的考级都是为了考级而考级,所以这种考级对学琴的人是有害无益的,不要一味的去追求考多少级,应该要量力而行,考级的目的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目前演奏的水平达到了什么程度。我对我的学生,我从来不支持他们去考级,但我也不反对他们去考级,如果他们愿意的话,他们也可以通过考级来测试一下他们的水平,我从来不要求我的学生一定要考级,考级不能代表着艺术的最高水平。

 

问:您最后对我们广大吉他爱好者说点什么呢?

陈:我觉得大家还是需要努力嘛,现在弹吉他的人是幸福的,快乐的,对我们来讲都是非常幸福的。让我们大家一起为吉他的发展而努力吧。

 

北京风华王涛采访整理